岁月无声

期冀就如同一根吊命的蛛丝。他因这人而生, 又因这人而一路走到今天。然而能击垮最坚硬的心的,从来都不是漫长的风刀霜剑,而只是半途中一只突然伸出来的手, 或是那句在他耳边温声说出来的:“回家吧。

评论
热度(84)

偶尔三岁未满,偶尔鬓发微霜。

© 岁月无声 | Powered by LOFTER